奔跑的过往

 admin  2020-07-18    评论

  随便他们吧,总之,我也不管了,你这个大坏蛋。”

  可聊到了这会儿,我发现了一个问题,洗漱间那边水龙头还在响,这都多久了,两个人还没出来。

  你看他们洗个手到现在都没出来呢,肯定是两个人都在偷摸的说着这件事情呢。”我向妻子笑着说了一句。

  顾慕博搬出了兰苑。

  他有了无数的酒局,每天除了工作,认尸,就是用酒精来麻痹自己。

  大家都以为他是因为摆脱了沈芳璇而高兴,觥筹交错间,顾慕博每天都喝到很晚才回家。

  若是以前沈芳璇还在的时候,太晚了,一定会打电话给他,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他在哪。

  如果知道他在喝酒,一定会提前放好热水,在床头柜上准备好胃药,每晚都不睡,一直到等他回家,确认将他干干净净的扶到床上休息了,才会安心的躺下来休息。

  现在沈芳璇不在了,再也没有人留灯等他,更没有人为他细致贴心的安排好一切了。

  有些人看似毫不起眼,可离开了却又让人撕心裂肺。

  许烟为此急得不行,她在家里急得团团转,甚至还气得砸碎了好几样东西。

  她完全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,明明沈芳璇掉下悬崖死了,她也从植物人状态醒来了,一切都回到顾慕博想要的原点了,那他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该娶她才对。

  可是没有。

  顾慕博竟然还不相信,不仅不肯把悬崖底下寻找尸体的人派回来,甚至每每在找到一具疑似尸体后,就放下所有手头上的工作,匆匆忙忙的赶过去认尸。

  她不会忘记,有一次在认完尸后,发现那具尸体不是沈芳璇时,顾慕博那松了一口气的神情。

  这算什么?许烟简直被她心底的那个想法震惊了,难道顾慕博不希望沈芳璇死吗?

  许烟更急了,用尽各种各样的借口让顾慕博来去看她,甚至还不惜从楼梯上摔下来,让顾慕博立马来救她。

  好在顾慕博答应了,挂了电话,就匆匆往许家赶去。

  才刚刚出包厢门,就看到有几个公子哥结伴走过来。

  “诶,最近怎么没看见谢河了啊,这小子干嘛去了?”

  “我说你这消息来得也太慢了吧,还谢河呢,你不知道啊,自从上次谢河非逼着人家沈大小姐下跪以后,顾少当时看到了,事后,就派人将谢家给弄破产了,谢河现在应该穷得一分钱都没了吧,哪有钱来这种地方?”

  “你还别说,谢河上次做的那件事也真是够损的,捡了顾大少落在包厢的平安符,沈大小姐来要,他还非得要她下跪才肯把它还给她,这就算了吧。明明看着顾少站在身后,还故意将钱洒在沈大小姐身上,说出那样一番子虚乌有的话,欺负一个女人,可真是够欠扁的。”


上一篇:关注乳房健康,免费领取1000元大礼
下一篇:没有了
版权信息
永久链接://a/nd/20200718-715.html
转载请注明转自》沙巴体育网址奔跑的过往